Sunday, September 21, 2008

写字的心情


自从JumpStart!之后,身体应该是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居然一连五天天天都要睡十小时以上。结果不用说,早课都没去上。太颓废了。

今天五点钟起床,对不起那些早睡早起的正常人,是下午五点。起来之后穿山越岭从第七个宿舍走回第九个宿舍,看起来只有两个宿舍之差,其实是从南大的一端走到遥远的另一端。然后快快地去赶去加冷打floorball。

(上网找了floorball的华文翻译,可惜找不到。)

因为迟出发,因为巴士久久都不来,因为自己在文礼买了一点晚餐吃,结果来了个大迟到。最后大家都不等我就直接去球场了。当时听到好伤心,一直在想到底还要不要去。结果决定去时又觉得很委屈,在黑暗的停车场走着走着都可以哭出来。情绪化发挥到极点。

最后还是搭着巴士去了。凭着自己勘探的功能终于找到了那鸟不生蛋的地方。然后开始玩。好久都没有玩floorball了。只记得中学体育课时有学过一两课。但是没关系,只要尽情地跑尽情地追尽情地打就好了。出了一身汗。累的时候还可以跟其他没有在玩的人聊聊天。

我想,还好我去了。如果照自己的第二计划去武吉士逛街的话,一定会继续很落寞,继续很伤心地一直掉眼泪。也许朋友就是医治我心情最好的良药。但是,自从那次心情低落之后,也许因为很快地就掩盖了它,没有除根,现在还是很容易很莫名其妙地就觉得失落。哎呀,没有要想这么多。

明天要回家了,却发现没有火车票了。真是可喜可贺。

发现自己最近写网上日记的次数变少了。也许是因为开始写日记的关系。写日记的好处是,真的就只要写自己的心情,完全不需顾虑到他人会怎么看,所以就不许顾虑自己写的语文程度,纯粹是心情表白。但是写网上日记,是我与朋友交流的一种途径吧。

还是很想念大家的。

还是想放一些照片。


这是JumpStart!的我们。

这是负责讲课的我们。


这是带领南大AIESEC的我们。


这是热爱跳舞的我们。

这是欺负人的我们。


这是给了我很多启示的一个奇妙的人。罗马尼亚的Radu。


这是在专心的Aravinda。

这是很闲的两个国家委员。

这是很忙得两个国家委员。

这是打floorball的我们。

Labels: ,

3 Comments:

Anonymous aya said...

floorball 叫 -- 福乐球! 真的。是我一个在 ntu floorball team 的朋友告诉我的。哈哈。

最近我也常常很容易掉泪。确切来说,应该算是今年啦。今年开始会不小心就掉泪。oops. 不过有发泄到心中之苦闷,也还不错啦。哈哈。

10:40 AM  
Blogger w a n x i n said...

哈哈福乐球。好好玩哦。你也很苦闷吗?怎么了?太久没见到我们了啦!

2:52 AM  
Blogger ielias said...

最近,我也常有想掉泪的时候.好可是就是掉不出来.

2:35 PM  

Post a Comment

<< Home

Live
~ wan xin
* a feel
* a soul
* a mind
* an emotion
* an inspiration

+ 13071986
+ ENFP
+ Blue
+ Cancer
+ Buddhist
+ Malaysian
+ Psychology NTU
+ AIESECer
+ Hwa Chong 04S73
+ SCGS
+ MES
+ Choong Hua

我的語言
- 土生土長的華人
- 學校教了我英文和馬來文
- 環境教了我福建話
- 電視劇教了我廣東話
- 大學和喀麥隆教了我法語
- 在一個早上接觸了手語
- 最後一學期一口氣學了日語和西班牙語

Ticking

My whenabouts at my whereabout

Rustle

~Leave me your contact method~

Footsteps

Free Web Counter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