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30, 2008

房间故事

楔子

凌晨五点。

周围是静的。风扇呼噜呼噜地转着,搅动着睡得很熟的空气。房间的灯都熄了,街边的路灯从窗口洒了进来,在一堆纸皮箱旁留下了一片黑影。

她悄悄地挪一挪了身子,自己还是醒着的。身体是酸痛的,怎样也不能伸直身子或找个舒服的姿势。

她不能乱动。床上还有另一个人,在酣睡着。

她已经很努力地把自己缩成最小的一团,尽量占用最少的位子,希望床上的另一个她的睡眠不会被干扰。

很苦,是的。麻烦,是的。所有的麻烦,都必须自己去承受。因为所有的错,都是自己疏忽的后果。虽然至今,她还是想不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错。

起源

两个月前,她突然发现自己还没有收到宿舍的通知。问了一下宿舍,才惊觉宿舍完全没有收到自己的申请表格,所以自己根本没有在住宿名单里。要申请的话,要等名单上的人都有了房子才轮到她。

那时,名单上还有两千人。

她当时在中国参加着节目,通话电邮都极不方便,周围都是来自世界各国的年轻朋友,没有一个了解她的世界发生的一团糟。她没有办法,也没有人好问,连一个倾诉的知音也找不到。

她也一直告诉过自己,一切都只是一时搞错,没事的。但当宿舍的来信最后一次告诉她事实之后,她的幻想破灭了。她继而告诉自己,一切都只是一场恶梦,醒来就好了,没事的。但当梦越做越久,而她还是醒着时,她的这份坚持崩溃了。坐在旅游巴士上,美景当前,她却只想哭。

唯一的慰藉是,她有一个很善良体贴的室友PS,一直在新加坡为她筹谋,想法子。但她的心,还是忧虑的。她写信问了几位朋友可不可以在她们的房间住,朋友们不是婉拒了她,就是说只希望她住的是几个星期而不是几个月。

第一回合

在她要回新加坡的当天,PS告诉了她,她找到了一个朋友,有了房间但不想住,所以愿意把它租给PS。PS也是一个没有房间的流浪者,所以她们两个一起把一张床位租下了。回到新加坡的那一天,她一个人上上下下搬了二十几回,总算把记忆都搬过去了。把门锁起来的时候,她有种感觉,她也把快乐和过去都锁了起来。

搬过去后两天,PS就回家了。她一个人住得也还舒适。

就像电影里一定要有的转折 - 好景不长。她收到了屋主的信条,说她只希望一个床位给一个人住,也就是PS。她又流浪了。在PS回来之前,她一定要再找到一个栖身之所。

第二回合

她的一群AIESEC朋友将到巴西参加国际研讨会,至少会离开三个星期。她问了一位住单人房的朋友,得知她将在PS回来的当天飞走。那天是九月十一号,她一个人在晚上十一时时临时作了决定,提着一个包一个桶抱着一堆被和果果走到了单人房。那天晚上,她忘了带毛巾,只好用穿过的衣服暂当毛巾。抱着果果,她虽有孤独的感觉,但又不能不承认自己是幸运的。

她就在那件不属于自己的单人房住了三个星期。去上课只需要十五分钟的脚程,有自己的厕所,房间里还有冰箱可用,是幸福的。这三个星期,她二十二年来第一次挑战了简单的极限。人,到底需要多少东西才能住得舒适呢?没有护肤品行不行?没有CD娃娃故事书鞋子打印机词典杂志和很多的衣服,自己会不会就少快乐一些?她第一次体验到,原来人真的可以活得很简单,但依然活得充实。唯一一直都在的负面感觉,就是落寞。落寞着自己流浪的日子。但感情复杂的她每每在落寞时分又会感到幸运,庆幸自己依然有一屋遮顶。

但她还得时时提防,不能让办公室的人知道她的非法存在。有一天,PS捎口讯给她,说办公室的人抓非法居民抓得很严,随时会在凌晨时分按门按户去问。她担心的几夜都不能好睡。每每听到敲门声,她就会慌得不知出门是好,还是装着睡觉是好。心惊胆跳的日子,使她觉得好无辜。明明在可爱的万津就有一间家,为什么要老远地跑来这里做非法居民受苦受惊。在家里给妈妈呵护着不是很好吗?

她也有新的问题。开学之时,大家见面寒暄时除了问近来好吗,就是你现在住在哪里。她每次都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才能简短但正确地表达自己的处境。常常,她不是支吾带过,就是花十几分钟讲长篇故事。有一次,她居然在杂货店连续遇到四位朋友,结果详解四次自己的悲惨故事。

三个星期很快的就将接近尾声,她又要开始安排自己之后的何去何从了。PS说,没办法的话,就不管屋主的话,先过去她那里住几夜。

第三回合

事情有时会巧到自己都没办法解释。在朋友从巴西回来的当天,PS接到了通知,她有房间了!于是当天,PS过来帮她把三个星期的行李搬回去。当时下着雨,她们两个在黑黑的夜里拖着行李抱着大包小包,也一路走回到安乐窝。

到了房间,她突然发现三个人住两张床其实还真的不容易。除了自己的东西不知道要放哪里之外,她突然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做要坐哪里才不会显得尴尬。当天晚上,她带着电脑到宿舍的电脑室去用,总觉得离开了房间才会消除多余感。她也想要当天晚上到电视室去睡,但PS的温柔叫唤使她乖乖地回到安乐窝,两个人挤一张床。当天晚上,她失眠了。听着风扇呼噜呼噜地转动,她不知道怎么折自己的身子,才能在不占太多位子的前提下睡一觉。

几天后她就病倒了。发烧头晕喉咙痛。也不知道是因为之前淋的雨还是睡不好抑或是心情差。PS在那个周末搬过去有她的名字的房间了。而她,暂时也有了一张完整的床位。

终于,她等的那天来了。学生事务所终于派下通告,通知所有没有房间的社团主导申请房间。她飞快地把自己的名字交上去了。而屋主也不知从何收到她的申请消息,而很快地转告了她,她想回来住,请她尽早搬走。她听了很生气屋主的出尔反尔,但又能怎样?她现在是仰人鼻息,只好听人从命。

终极回合

美丽的九月二十五号是学校假期。,当她在家里闲着查邮件时,突然接到一封邮件,让她眼泪立刻盈眶。

她有房间了。

尾声

自从九月三十号搬过来后,我在新房间已经住满一个月了。已经习惯了看起来脏脏的地板、很多猫的宿舍、烂烂的厕所,习惯搭一七九号的巴士、走十分钟的路去上课的路程、在人所不知的B7搭电梯、吃快熟面的周末、近近的夜宵中心、老老的办公室员工、偷懒的清洁工人,和要脱鞋的电视室。我喜欢房间大大的窗口,把蚊网推开后,可以享受凉凉的风;喜欢宿舍的钢琴室,在经过时只要看到里面没人,我一定会技痒地跑进去弹一回。

曾经很熟悉的南大的另一端,也不知道有多久时间没过去了。也许很不介意的,我已经把那一段记忆收进自己床底下的箱子了。我只知道,自己现在很珍惜现有的房间,和走过的一切不幸和不幸中发现的友情和幸福。

这是一段罕见的故事,很多人每次在听到我的故事之后都会张大眼睛问:“为什么这种事情都会发生?”而我,很不幸地被选上了当故事的女主角。但也因为这段悲惨故事,让我看到了很多其他学生的痛苦和忧虑,也在大大的校园里找到了暖暖的温情和关怀。谢谢忙忙碌碌帮我找房间的你、谢谢深夜陪我渡过恐惧的你、谢谢帮我扛我数不清的行李的你们、谢谢当机立断为我截车的你、谢谢提议我住你们家的你们、谢谢借我脚车的你、谢谢热烈欢迎我到新居的你们、谢谢陪我走过不开心的日子的你们。=)

房间故事已经告一段落,我会带着这一段丰富的故事和满满的感恩,继续走进新的故事。

Labels: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Live
~ wan xin
* a feel
* a soul
* a mind
* an emotion
* an inspiration

+ 13071986
+ ENFP
+ Blue
+ Cancer
+ Buddhist
+ Malaysian
+ Psychology NTU
+ AIESECer
+ Hwa Chong 04S73
+ SCGS
+ MES
+ Choong Hua

我的語言
- 土生土長的華人
- 學校教了我英文和馬來文
- 環境教了我福建話
- 電視劇教了我廣東話
- 大學和喀麥隆教了我法語
- 在一個早上接觸了手語
- 最後一學期一口氣學了日語和西班牙語

Ticking

My whenabouts at my whereabout

Rustle

~Leave me your contact method~

Footsteps

Free Web Counter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