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13, 2009

感触

我有一位尼日利亚的大人朋友。他以前在他的大学做过AIESEC的主席,现在是一所商业学校的主任,常常在新加坡、杜拜和尼日利亚办商业讲座。他最近问我有没有在新马认识一些电脑制造商,因为他需要制造一批儿童膝上电脑。我通过别人找到了。但是现在别人因为不相信非洲人而想拒绝了。据他说,有太多尼日利亚的人来这里诈骗。

我也不能帮我的朋友担保什么,因为我和他认识也没有太深。只是觉得好无奈。人跟人之间的信任太少了,尤其是跨过很远很远的海洋和很远很远的文化距离的信任。人与人之间,好像一开始的关系是没有信任可言,要经过很多很多的过关斩将后才能赚得彼此的点点信任。我不是说我不是这样的人。我们整个社会都是这样,不是吗?我们都是这样被教育的。要保护自己。我们在自我和他人之间,有一道防范线。但是,在保护自己的当儿,那道防范线也许也让我们失去了自在地交友的能力。我不是在说这样不好。我们的社会就是这么一个模式,所以大家也不应该奇怪为什么我们会孤单会寂寞。这是我们社会的模式,为了保护自己不受可能的伤害。

问问自己是否想过这些问题:

  • 一开始认识一个人的时候,对他所说的话,我相信多少?
  • 和人合作的时候,我会考虑,他付出的会不会和我的一样多?
  • 和人相处的时候,我会想他会不会有私心?
  • 考虑帮助人的时候,我会想:这会不会影响到我自己的生活?这对我自己能有怎样的好处?

我想过以上的问题,而我也相信我不是唯一一个。但我想过,不代表这就是对的,就好像不是多数人做的事就是对的一样。但当然,我没说这是错的。对错只是人类在一个文化内给自己定下的规则。然后我们就存活在这个规则里。在这里的世界,自我保护是生活的不二法门。

大家对非洲人就是不太信任,也许这里真的有太多非洲人诈骗的类似活动,有或许是因为信任被不了解隔住了。我们对非洲都没有太多的了解。在不了解的状态下,最好的模式,就是防范,不是吗?

今天,我又有了多一点感触。我要亲自去看那里的世界。

Labels: , ,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Live
~ wan xin
* a feel
* a soul
* a mind
* an emotion
* an inspiration

+ 13071986
+ ENFP
+ Blue
+ Cancer
+ Buddhist
+ Malaysian
+ Psychology NTU
+ AIESECer
+ Hwa Chong 04S73
+ SCGS
+ MES
+ Choong Hua

我的語言
- 土生土長的華人
- 學校教了我英文和馬來文
- 環境教了我福建話
- 電視劇教了我廣東話
- 大學和喀麥隆教了我法語
- 在一個早上接觸了手語
- 最後一學期一口氣學了日語和西班牙語

Ticking

My whenabouts at my whereabout

Rustle

~Leave me your contact method~

Footsteps

Free Web Counter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