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18, 2010

记在新加坡的三月十八

上完一天的课,我去了怡丰城一趟。修手机。如今手机将待在厂间一至两个星期,我不用被联络了。希望技术人员会好好照顾它。

本来要约人一起吃饭,岂知每一个都约不成。最后,我一个人坐在carl's junior吃。一个人选餐、排队、拿号码、拿水、找位子、看着桌子桌子看着我地吃了一餐。之后,我上楼顶看海景吹海风看书——一个我好久以前就想做的事。

到了楼顶,风吹得很轻快很漂亮。我在阶梯上在人们之中找了个位子坐下,看大家背着海背着圣淘沙拍照、看一位小弟弟追他的哥哥从我的左边追到我的右边却从来追不上、看一家人写意地坐在一起吹风、看情侣谈心、看一群一群人的嬉闹。在大家之中,落单的我怎么看起来就那么孤单?

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在怡丰城楼顶吹风了。再来的时候,恐怕是一年多之后的事了。

离别有的日期,对于一切就不知不觉有了诀别之感。

手机进厂之后,一切简讯都会被摧毁。

是重新开始的时候了。再见,我的过去。

反正我们都要毕业要分开了

反正你那么忙
这样的结果不是最好吗?

Labels: ,

0 rustlings

Monday, March 15, 2010

八个星期

Qatar的主席Maha打了电话过来,公布成绩。哈哈是的我得到了。明年一年的生活在这一晚被确定了方向。 

爸爸对我的决定态度有所保留,觉得我舍近求远,花的都不够赚得用。我也有一点担心啦。我知道卡塔尔的生活水平不低,而且我也知道AIESEC给的薪水通常不会超过最低水平。明年就要过个省吃俭用的一年了。

五月就要飞了。一切就像是上了发条,走得比飞还快。

我的大学生活要结束了。突然觉得有了工作,我书可以不用念了的感觉。哈哈。从大学的开始到大学的结束,短短的四年内,我的世界因为有了AIESEC而被无限量放大。那么地与众不同,那么地超常,那么地让人匪夷所思。

一走,就是四年了。我心理准备还没做好。想到要离开新加坡了,这么快就要走了。突然一切的事情都有了紧迫性。我剩下八个星期的时间。有什么想做的事就要快点做了。八个星期,一个一个星期算。

我想做的事:

  • 和一群舒服的好友尽情唱K挥洒青春
  • 回CJCH探望我在新加坡的出发地。不知道aunty april还会不会在?
  • 吃爆米花看一套好电影
  • 找Chui Fen、韵如、Sherene、hoohoo
  • 去民丹岛。在这里连印尼都没去过太说不过去了吧!
  • 可不可以也谈个恋爱?=P

Labels: ,

1 rustlings

Thursday, March 11, 2010

尽处


开学了。一个星期的假期一转眼就过去。整个假期就是颓废。这是我少数可以无所事事在新加坡游荡的日子。没有回家,就是想体验在新加坡无所事事的感觉。后来CY说了,是不是因为这是我最后一次的学校假期,所以特别想过其真谛?

最近一直都有走到尽头的末日感。已在学生生涯的最末端了。未来那三十四十年是单色调的工作奴隶、家庭奴隶生涯,一点也不让人憧憬。我一直想如果现在死掉就好了。生命到这里,在最漂亮最辉煌的时刻结束就能有完美的结局了。不是吗?为什么还有后面的那么多年?

这样的思想很自私我知道。曾看过这么一个说法:爱上旅游漂泊的人会培养不能安定的坏习惯。像我现在一样。像我现在一样,对于安定好像有着巨大的恐惧感。习惯了不停地适应,不停地从头开始,我就无法在开始之后持续很久。

现在花痴地想,如果遇上一个对的他,也许我的观念就会有所改变吧!也许届时就会向往天长地久、平稳幸福的日子。

但现在的我对于越烧越短的大学生涯,是越来越觉得惆怅了。

Labels: , ,

0 rustlings

Live
~ wan xin
* a feel
* a soul
* a mind
* an emotion
* an inspiration

+ 13071986
+ ENFP
+ Blue
+ Cancer
+ Buddhist
+ Malaysian
+ Psychology NTU
+ AIESECer
+ Hwa Chong 04S73
+ SCGS
+ MES
+ Choong Hua

我的語言
- 土生土長的華人
- 學校教了我英文和馬來文
- 環境教了我福建話
- 電視劇教了我廣東話
- 大學和喀麥隆教了我法語
- 在一個早上接觸了手語
- 最後一學期一口氣學了日語和西班牙語

Ticking

My whenabouts at my whereabout

Rustle

~Leave me your contact method~

Footsteps

Free Web Counter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