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24, 2008

我想去非洲


我想去非洲!

我知道非洲和这里很不同,文化、语言、天气、风俗都不是我所习惯的。可能会很苦,可能会很难适应。但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很想去非洲。

我一连两个晚上翻看了两次《世界自然景观》的图画书。里面有不同洲的图片和介绍,我却对非洲的目不转睛。老实说,我并没有对它情有独钟。澳洲和南极洲的其实也很引人入胜。对于非洲,我甚至还有很多的畏惧,很多的恐慌。但不知为什么,我看着非洲的图片,就立即想象着自己在图片里的情景。好兴奋哦!我现在就想过去。看着那里的动物、地形、植物、生活,应该会很好玩吧!

我当然还有很多的不安。我不知道自己真的能不能适应。那里也许不能打电话回家,我会不会因为孤独而哭?很辛苦的话要怎么办?现在突然有一个想法。我若真的去,我要先向大家收集只言片语。万一真的想家,至少有这些只言片语为慰藉。啊连想到可能发生的伤心的事我都可以变得超兴奋!自己应该是真的很想去吧。

到时候,我以确定了去期,我就要一家人和朋友为我写信条。每天一点点信条,让我可以带去看!

哈哈六点了的我还可以那么兴奋,功劳非非洲不可!

我要我要我要去非洲!

Labels: , ,

0 rustlings

Sunday, September 21, 2008

写字的心情


自从JumpStart!之后,身体应该是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居然一连五天天天都要睡十小时以上。结果不用说,早课都没去上。太颓废了。

今天五点钟起床,对不起那些早睡早起的正常人,是下午五点。起来之后穿山越岭从第七个宿舍走回第九个宿舍,看起来只有两个宿舍之差,其实是从南大的一端走到遥远的另一端。然后快快地去赶去加冷打floorball。

(上网找了floorball的华文翻译,可惜找不到。)

因为迟出发,因为巴士久久都不来,因为自己在文礼买了一点晚餐吃,结果来了个大迟到。最后大家都不等我就直接去球场了。当时听到好伤心,一直在想到底还要不要去。结果决定去时又觉得很委屈,在黑暗的停车场走着走着都可以哭出来。情绪化发挥到极点。

最后还是搭着巴士去了。凭着自己勘探的功能终于找到了那鸟不生蛋的地方。然后开始玩。好久都没有玩floorball了。只记得中学体育课时有学过一两课。但是没关系,只要尽情地跑尽情地追尽情地打就好了。出了一身汗。累的时候还可以跟其他没有在玩的人聊聊天。

我想,还好我去了。如果照自己的第二计划去武吉士逛街的话,一定会继续很落寞,继续很伤心地一直掉眼泪。也许朋友就是医治我心情最好的良药。但是,自从那次心情低落之后,也许因为很快地就掩盖了它,没有除根,现在还是很容易很莫名其妙地就觉得失落。哎呀,没有要想这么多。

明天要回家了,却发现没有火车票了。真是可喜可贺。

发现自己最近写网上日记的次数变少了。也许是因为开始写日记的关系。写日记的好处是,真的就只要写自己的心情,完全不需顾虑到他人会怎么看,所以就不许顾虑自己写的语文程度,纯粹是心情表白。但是写网上日记,是我与朋友交流的一种途径吧。

还是很想念大家的。

还是想放一些照片。


这是JumpStart!的我们。

这是负责讲课的我们。


这是带领南大AIESEC的我们。


这是热爱跳舞的我们。

这是欺负人的我们。


这是给了我很多启示的一个奇妙的人。罗马尼亚的Radu。


这是在专心的Aravinda。

这是很闲的两个国家委员。

这是很忙得两个国家委员。

这是打floorball的我们。

Labels: ,

3 rustlings

Thursday, September 18, 2008

巨蟹座終極完美分析

巨蟹是心軟的,容易被感動,即使表面看起來總是有一副硬硬的殼,但那殼子底下是一顆柔軟敏感到極至的內心。它們面對一份感情是猶豫再三的,不要說它們懦弱,它們只是明白自己是容易受傷的。他們對感情抱有信仰,相信純真、相信天長地久,所以有時是挑剔的。

這是一層表面堅硬的殼,其實攻克輕而易舉,因為蟹蟹有一顆柔軟的心。 

蟹蟹戀愛了,這時的它們變的很粘人,很婆媽,因為你是它的中心,它會為你考慮很多,飯吃了嗎?天氣會變了嗎?記得帶傘哦!路上車多,慢點走哦!……..諸如此類! 

蟹蟹是深情而癡情的,愛上一個人會愛的很深,即使明知道沒有結果也很難自拔。這是巨蟹的一種固執,想要得到的東西,往往不會輕易放手。有時,一段沒有結果的戀情會成為蟹蟹的生活重心。這無疑是痛苦的,但又難以自拔。然而,巨蟹的不安全感又在內心大叫著放棄,所以這時的蟹蟹總是在堅持和放棄的巨大矛盾中苦苦煎熬著。學會放棄是蟹蟹的一門功課. 

當然,如果蟹蟹真的決定放棄了,它的堅決會讓所有人吃驚。 
要記住:除了你自己,沒有人可以傷害到你 
蟹子是癡情的,但又不善於表達,面對自己心愛的人拘謹、放不開。它們的幽默感此刻變得生澀。 
蟹子是深情的,但又不善於把握,為什麼一次次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說出明知不該講的話? 

分裂而善於幻想的寄居蟹在說巨蟹之前,先說說幾個一直以來欣賞的幾個偶像,他們都不同,但他們有一個共同點,就是,他們都是巨蟹男。周星馳,王家衛,羅大佑,李宗盛,梁朝偉,張學友……一般在每次排行榜中總是靠末的巨蟹們,看起來並沒有很明顯的個性,但是,他們在藝術方面的直覺和敏銳卻是別人難以匹敵,從這幾個人名裡就不難看出。他們在生活中都是溫文爾雅的,被動的,甚至往往是沉默的,但是在他們的電影,歌曲中,卻展露出令人驚異的才華,讓我們總是不由自主的為之傾倒。當周星馳讓我們笑得淚水橫流的時候,我們也早聽聞其實戲外的他認真嚴肅,不苟言笑,對待朋友和情人都很苛刻;我們知道在戲裡演什麼都神形畢似的影帝梁朝偉同性格南轅北轍的射手劉嘉玲20多年同居,至今都不願結婚,他總是說,其實他的人生就是在戲裡;我們知道張學友出道前曾經是黑社會的小混混,天天宿醉,自暴自棄,也看到張學友成名後依然為了家庭拚命打拼,幾近崩潰…… 

  這就是巨蟹,其實,最能說明巨蟹特質的,就是--分裂無論是哪一種蟹,他們都有著分裂的思想。他們渴望安定,也渴望出人頭地,他們內心充滿藝術的靈感,誇張的幻象,但是在現實生活中,他們總是低眉順眼,很難真正展露心中的狂想。所以在藝術的舞台上,他們反而得以施展,讓心中奇異的狂想放大到極致,他們可以將任何一首歌一個角色演繹的入木三分,所有來自於生活中被動的接受,在藝術的殿堂上得到了最好的宣洩,所以巨蟹真的應該屬於舞台。即使沒有好的歌喉沒有好的外形,但是他們有良好的感受力和表現力,他們的性格實際上更像是一隻寄居蟹,在真正自我的生活中,他們常常將自己包裹的很緊,但在詮釋和演繹別人的時候,他們那內心的感情得到了釋放。 

  巨蟹座的另一個長處是他們有著哲學的思考力世界因兩股力量相互消長,而水象就是典型的陰柔之力。水象星座的人有一種天生的宇宙觀,巨蟹也是如此,加之他們天生有母愛的情結,所以他們的思考往往帶有著人性化的關懷。所以從事與藝術相關的行業的巨蟹,無論如何都可以算是幸運的巨蟹,因為能夠得以發揮天然的性格所長。但是不是每個巨蟹都有這樣的機會,所以大多數巨蟹都會感到自己的壓抑和痛苦。他們不是沒有渴望,相反他們需求很多,渴望很多,但是他們總是躲在自己的殼裡做著各式各樣的幻夢,只是在想,很少實施。所以如果你看到的總是低眉順眼的巨蟹實際上並不是真正的巨蟹。那只是巨蟹的一個假象。 

  永遠無法抹去的自卑巨蟹們其實是自我感覺很好的心高氣傲的一群人,但是卻又難以克服時時刻刻想躲進殼裡的自卑感。他們天生多疑和敏感,碰到困難,就先躲進殼裡,自欺欺人,在夢中編織自我的安全感,而從來沒有想到如何主動將危機轉化為機遇。他們對待困難的消極方式,使他們總很難真正木秀於林,他們總在捕捉他們認為最好的時機,但是那個時機卻總是無法到來,其實世間哪有萬全之策?當蟹蟹們艱苦的自我互博之時,大好時機已經失去。但是要改變這種天生的自卑感確乎很難,蟹蟹們幾乎完全不由自主。 
懷舊是巨蟹們的人生主旋律巨蟹們非常懷舊。他們喜歡舊東西,懷戀舊感情,對家庭有著天然的眷戀。泛黃的相片,褪色的絲帶,塵封的梳妝台……所有一切帶有浪漫情調的舊物,都可以讓他們獨自神傷,黯然追想,他們總是沉浸在過去的回憶裡,永遠記得年少時的孤寂敏感,永遠記得初戀情人,多年後仍然四處找尋初戀情人的消息,慰籍多年來始終保持新鮮的記憶。所以王家衛的電影總喜歡用這樣的句式開頭:多年以後…… 

  忽冷忽熱患得患失的愛情他們天生悲觀,永遠需要多一點,更多一點的安全感。為什麼他們如此需要安全感,因為他們天生就沒有安全感,所以他們是很容易恐慌的,所以他們也就變得非常的多疑和猜忌。愛上一個巨蟹是要仔細思量的,因為他們會突然忽冷忽熱,突然置之不理,突然惡言相向,但是其實他們並非不愛你,他們有時候是在跟自己嘔氣。他們渴望天天24小時同你粘在一起,他們對愛人有著強烈的佔有慾,恨不得掏心掏肺給你,他們關注你的點點滴滴,小到為你買一支發卡,大到幫你選擇哪路公車……他們都費勁心思,他們時時刻刻每件事都為你考量,但又因為付出的不停增加而變得越來越擔心害怕,會不會得不到對等的愛。所以他們會突然變得冷淡了,也許只因為你一個眼神,他們就覺得你已經不如從前,於是開始無休止的試探,他們說話總是轉彎抹角,但是卻總希望你永遠清晰表態,假設某天你也含糊了一下,那就完了,蟹蟹們立刻條件反射的開始惴想出無數個虛擬場景,在無盡的悲觀中,意淫出種種悲慘場面,然後再見你時,就已經是冷口冷面,甚至說出無比絕情的話語--所以,你和巨蟹的他們,是要努力去磨合的,給他們足夠的信賴和安全,他們回饋你的,絕對讓你感動的熱淚盈眶。 

  虛偽包裝下易感的心實際上巨蟹善於偽裝。他們喜歡笑,無論何時何地,他們常常微笑,也許這笑容有時候讓人欣慰,但有時候卻會讓人感到非常的虛偽。當然巨蟹們也總有自己的小奸小壞,但是他們虛偽的前提卻總是先為了保護自己。他們對自己應得的利益是淄銖必較,有時候會讓人感到他們是不是很小心眼,但是,在朋友聚會等場合上,他們又絕對是豪爽大方,主動搶著付賬的人。所以其實巨蟹是個公私概念很明確的人,他們對該得的絕對毫不客氣,而對待朋友,他們又覺得其實這點錢根本不算什麼。他們是眷戀朋友和家人的,他們基本都有些喜歡酒。而且酒量都還不錯,因為他們眷戀那種賓客相盡歡的氣氛,更眷戀著家的和樂融洽之感。所以巨蟹們喜歡做飯,即使不會做飯也對美食有天然偏愛,他們懂得享受居家生活,所以巨蟹們有個理想婚姻是最快樂的事情。問題是巨蟹們卻常常選擇晚婚或不結婚,因為他們多疑又害怕,他們總是對新幻境充滿懷疑,對新的家庭又嚮往又拒絕,在自我矛盾中,不斷蹉跎了年華。 

  自己為自己創造安定感覺巨蟹們總是不安,這是一種不好的感覺,因為如此,許多巨蟹枉然蹉跎,終日鬱鬱。其實,巨蟹們可以嘗試自己為自己創造安定的感覺。找一個家裡人都喜歡的對象,建立一個自己的家,也許巨蟹會發現自己會變得安穩很多。找個摩羯是比較理想的選擇。或者找一個自己的愛好,傾注所有的心血,自己也會變得安定很多。當然蟹蟹們也許會說,你這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啊,要是那麼容易的話,還用得著你說嗎?呵。但是,無論怎樣,當我們自己意識到自己的不安,就該努力去克服他,其實殼外的世界,沒有那麼可怕,這是真的。 

  總的說來,巨蟹們很可愛,尤其是在藝術上有成就的那些人,他們創造的都是令人仰止的豐碑,所以巨蟹們不必沒來由自卑,其實你們都很出色。

Source from here

Labels: ,

0 rustlings

Tuesday, September 09, 2008

杂感

今天晚上有一点emo emo。 想找个人谈天,却发现大家在msn的状态都是忙得,没敢打扰。我们是不是都太会用msn来谈公事而忘了他的聊天功能?伤心。

肚子疼到一直冒汗,头晕晕的,但因为下午睡太多而晚上又睡不着。真是白痴,连生病都会日夜颠倒。顺便宣布一下,不知道为什么从华中回来之后就生病了。很多病都顺便来一下。发烧喉咙痛头晕泻肚子现在还来了点咳嗽。结果一大早还要赶功课交,真的很心灰意冷。

但回华中是开心的。尤其是当跟大家一起聊聊聊聊回以前我们所作的所有抢镜的事,现在就算想做,也没有多少朋友愿意这样癫了。感激至少一年还有一次回校的机会,让我们回味当年。华中一直都没有变,又或者说,它一直在以自己的方式变着,让我很怀疑,自己的存在是否对华中有否任何意义。突然觉得自己其实就只是华中的一个程序,一个接受知识教义文化灌输的形体。走了,华中还会有很多其他的形体。还是有其他摄影学会的学员在拍照,其他中文学会的人在办黄城夜韵出华韵,其他华中学生跳mass dance,其他学生癫。华中对我的生命改变了很多,但我在它身上却留不下什么影子。我太渺小了。

但后来看到由天文学学会在给大家看木星。突然记起天文学学会是我们那年首推的一个学会。还记得在J1时有一位别班的同学在讲堂内传字条让大家签名支持天文学学会的成立。我当时签了。当时两年内都没有这社团的出现。但三年后,它出现了。也许这就是我唯一在华中留下的小小影子吧。我那个签名的影子。

离开华中第三年了。今年还是有十六个朋友回来。精神可嘉。但是大家都长大了。开始鄙视自己以前做过的蠢事,开始不停地往前看。突然想起自己在华中时期写的歌 - 向前望。也许是生活应有的态度吧。但今晚,我的思想停留在emo emo, 和回不去的从前。

我怀念的,是无话不说;

我怀念的,是一起做梦...

一从华中回来当晚就病倒了。病得很惨,但姐更惨,要陪一个病到癫却不能讲话的人癫。

很想念3ers也是。那个迟了四十七天的生日庆祝也真得太surprise了,但哥一直不相信我真的有surprise到。可能是自己笨到想象不到的地步了吧。我真得很感动,因为说真的这时我今年生日的唯一一个蛋糕。今年是家里第一次没帮我庆祝吧。而且在CSP团里面的蛋糕都拿来玩而搞砸了。所以,这个芝士蛋糕的意义是非凡的。现在想着想着居然有要哭的冲动。

怎么办,我觉得自己和现实好像很脱节。是不是真的病到癫了?

姐搬走了。可怜她睡了四天的不舒服觉。最后一天还要和病人同床。如果不是我生病了,应该不需要这么快搬走,好让我好好休息吧。愧疚。现在和一个不认识的人睡,我有睡不着了。好像又回到了在华中宿舍的时光。J2那时也有一次有了新的roommate,结果整晚也是睡不着。

愧疚这个字我那天写下了。郭萌看了不知道为什么,她问我我没有说,但我心里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写。我一直因为自己拿了这个位子而耿耿于怀。也许自己已开始就不应该这么自私,因为不确定和爱脸从没公布过任何自己想竞争这位子的意愿。后来就好像一个程咬金一样地杀出来了。也许别人不会这么想,但我不知道,只知道我现在还是愧疚的。对不起。

一个人是寂寞的。但在一群人里面,谁能难免自己不寂寞?只要心情寂寞了,哪里都一样。不能睡的深夜,加上生病的身体和emo的心情,更是寂寞到很辛苦。闷着的,没有地方宣泄。

今天的心情和今天的天气一样,反复无常的。真的是癫了。病坏头脑了。

我怀念的...


Labels: , , ,

11 rustlings

Live
~ wan xin
* a feel
* a soul
* a mind
* an emotion
* an inspiration

+ 13071986
+ ENFP
+ Blue
+ Cancer
+ Buddhist
+ Malaysian
+ Psychology NTU
+ AIESECer
+ Hwa Chong 04S73
+ SCGS
+ MES
+ Choong Hua

我的語言
- 土生土長的華人
- 學校教了我英文和馬來文
- 環境教了我福建話
- 電視劇教了我廣東話
- 大學和喀麥隆教了我法語
- 在一個早上接觸了手語
- 最後一學期一口氣學了日語和西班牙語

Ticking

My whenabouts at my whereabout

Rustle

~Leave me your contact method~

Footsteps

Free Web Counter
Counters